第594章 天級勢力

作者:愛喝玉米粥 | 發布時間:2020-01-12 15:56 |字數:5808

    “族長你……你踏入那一步了?”

    聽到拓跋云的話,

    拓跋族二長老等人神色一驚。

    他們皆是一臉震撼的表情看著拓跋天。

    “好了,按照我說的去做吧?!?br />
    拓跋天一臉冷漠的吐道。

    “是?!?br />
    這群人紛紛點頭。

    而在另外一個地方。

    之前議論千花的那個男子絕塵坐在一處石桌前。

    他手中端著一杯酒輕飲著。

    在其身邊站著一位面容精致妖艷,身材凹凸有致。

    身穿一襲性感薄紗繡著牡丹花的長裙。

    這女子手中端著一壺酒。

    “報?。?!”

    這時一個男子快步走了進來,對著絕塵躬身叫道。

    “千花如何了?”

    絕塵直接說道。

    聽到千花二字。

    一旁的那個端著酒壺的女子神色微微一變,目光不斷閃爍著。

    “千花大人打了陳狂人之子一掌,不過她并沒有殺死對方?!?br />
    “而是說等到對方傷勢恢復,會堂堂正正和其一戰,為其父親報仇?!?br />
    這個男子說道。

    絕塵目光閃爍著,道:“千花現在在那?”

    “不知道?!?br />
    “千花小姐發現我們跟蹤她,被她給甩掉了?!?br />
    這男子沉聲說著。

    “算了,不用跟著她了?!?br />
    “給我盯住了那個小子就行?!?br />
    絕塵冷漠道。

    “是,主人?!?br />
    這男子點了點頭,他直接離開了這里。

    “公子,以千花大人的實力,打了那個小子一掌?!?br />
    “對方應該必死無疑,怎么可能還活著?”

    “難道是千花大人留手了?”

    “他們兩位之間莫非……”

    這時旁邊端著酒壺的女子目光閃爍的開口說道。

    “牡丹,不要亂說?!?br />
    “那小子乃是千花殺父仇人的兒子?!?br />
    “他們之間怎么可能有事?”

    “而且千花在離開之前,將她一身的血脈力量給全部封印了?!?br />
    “如今她的實力不過相當于元神境和元丹境之間?!?br />
    “那個小子乃是陳狂人之子,承受千花一掌不死也很正常?!?br />
    “若是死了,那就太丟陳狂人的臉了?!?br />
    絕塵抿了一口酒,冷冷地說道。

    “千花大人竟然自封了血脈之力?”

    “她是徹底要……”

    這位名叫牡丹的女子目光閃爍的,不由地說道。

    “好了,這件事不要說了,倒酒吧?!?br />
    絕塵搖了搖頭說著。

    “是,公子?!?br />
    牡丹點了點頭,其眼中則是閃爍著異樣的神色。

    而在隱世修煉會,

    一座古老的大殿中。

    這里有著九把千年梨花木雕刻而成的椅子。

    居中一把,大殿兩邊分別有著四把。

    這里乃是隱世修煉會的議事大殿、

    至于這九把椅子分別是隱世修煉會會長和八位隱世修煉會長老所坐。

    其他人沒有資格位列其中。

    這九把椅子的主人代表著隱世修煉會最為頂尖的權利代表。

    整個隱世修煉會除去會長之外。

    便是八位隱世長老地位和身份最大。

    就算是刑罰堂堂主,十八位供奉這些人都要聽從這八位隱世長老的命令。

    至于這八位隱世修煉會的長老他們之中有五位都是來自于天級勢力的代表。

    隱世修煉會最為主要的力量分為兩股。

    分別是來自于各大天級勢力的成員和招收的散修強者。

    不過這其中各大天級勢力在隱世修煉會中的地位和實力占據著主導位置。

    不然這八位隱世長老也不會有五個位置屬于天級勢力的。

    剩下的三位隱世長老則是三位散修強者,他們實力都是頂尖的存在。

    此時,這八位隱世修煉會的長老和隱世修煉會的其他高層都聚集在這里。

    當然只有他們八人坐著,其余人都是站在這里。

    隱世修煉會會長的位置則是空著,無人敢坐。

    “你們三個突然召開隱世大會干什么?”

    這時那五位來自天級勢力的隱世長老之一看著另外三位身穿灰色長袍的老者。

    這三人則是隱世八老中的三位散修強者。

    “今天展開這個隱世大會,主要有關于三件事?!?br />
    “第一件事那便是任隱世修煉會會長人選?!?br />
    三位散修長老之一說道。

    “會長人選?”

    “難不成你們想當這個會長?”

    這五位天級勢力長老中的一位一臉不屑的看著三位散修長老冷道。

    “我們得知會長之前有一位親傳弟子存在?!?br />
    “我們已經派人去尋找了,如今已經有消息了?!?br />
    “我們決定等這位會長的親傳弟子回來,便擁立他當任隱世修煉會的會長?!?br />
    三位散修長老直接說道。

    “你們竟然找到會長的親傳弟子了?”

    這五位天級勢力長老之一目光一凝,冷漠的說道。

    在場其他隱世修煉會的高層們神色都是連連變化著。

    對于這位隱世修煉會會長的弟子。

    他們之前都聽過一些消息,但卻無人見過對方。

    “沒錯?!?br />
    這三位散修老者沉聲道。

    “就算找到又如何,隱世修煉會會長可不是家族傳承?!?br />
    “就算是前任會長的弟子,想要當任會長也沒那么容易?!?br />
    “沒錯,而且對方從未出現過在隱世修煉會,又如何能當這個會長?!?br />
    五位天級勢力的長老直接說道。

    在場不少隱世修煉會的高層都是紛紛議論著、

    他們都不贊成這個失蹤多年的會長弟子來當這個任會長。

    “你們……”

    三位散修長老臉色則是一沉,一臉憤怒之色。

    “任會長人選,我們已經有人選了,不日我們便會公布出來?!?br />
    五位天級勢力長老中實力最強的那位捋著胡須直接說道。

    “好了,說剩下兩件事吧?!?br />
    另外四位天級勢力紛紛說道。

    “這第二件事就是如今各大隱修勢力頻頻進入世俗,對世俗造成極大影響?!?br />
    “我們隱世修煉會難道不應該管管了么?”

    一位散修長老冷漠的說道。

    “如今隱世修煉會連會長都沒有,如何管?”

    “而且隱世修煉會最強的兩支力量隱龍和隱衛都隨著會長的消失而銷聲匿跡了?!?br />
    “如今隱世修煉會的實力已經大不如從前了?!?br />
    “如何抗衡整個隱修一脈?”

    這五位天級勢力長老之一說道。

    “不管如何,隱世修煉會存在的宗旨便是維護世俗和隱修一脈的平衡?!?br />
    “保證隱修一脈的人不會對世俗造成影響?!?br />
    “如若連這都做不到,那隱世修煉會還有什么存在的意義?”

    三位散修長老喝道。

    “好了,三位,這件事,等任會長選出來之后再由會長來決定吧,說說第三件事?!?br />
    剛才這五位天級勢力中年級最大的那位老者開口說著。

    “第三件是便是隱驕大賽的事?!?br />
    “你們竟然打算讓這屆的隱驕大賽不在和往屆一樣分為天地玄黃四個組別?!?br />
    “而是混合在一起進行比試,你們這么做是想干嘛?”

    “沒錯,天地玄黃四個級別的勢力弟子實力相差巨大,如何能一起比試?”

    這三位散修長老冷冷地喝道。

    “隱驕大賽就是要選出真正的天驕?!?br />
    “誰的實力最強便可稱之為真正隱世天驕?!?br />
    “以前分為四個組別分開比賽,如何能選出真正的天驕?”

    一位天級勢力長老冷道。

    “可你這么做,讓地級,玄級,黃級的參賽弟子怎么辦?”

    “若是他們和天級勢力的弟子一起參賽比試?!?br />
    “以他們的實力,如何和天級勢力的弟子相抗衡?”

    一位散修長老一臉怒意的看著這位天級勢力長老喝道。

    “那是他們的事情,他們實力不夠怪不得別人?!?br />
    “其實這隱驕大賽早就應該禁止那些地級,玄級和黃級勢力的弟子參加了?!?br />
    “以他們的實力如何能稱之為真正的隱驕?”

    這位天級勢力長老冷漠的吐道。

    “沒錯,還有那些散修弟子也應該禁止他們參加?!?br />
    “他們參加隱驕大賽,簡直是對這場大賽和天級勢力子弟的一種侮辱?。?!”

    另外一位天級勢力長老冷冷地哼道。

    “你們……”

    兩位散修長老猛地一拍椅子站了起來,一臉憤怒的表情。

    “好了,這件事我們都已經商議過了,就這么決定了?!?br />
    “那些地級,玄級,黃級,散修弟子想要在隱驕大賽中取得名次?!?br />
    “那就讓他們用實力來說話吧?!?br />
    五位天級勢力長老中年級最大的那位老者輕捋胡須淡淡的說道。

    “既然如此,那我們也不多說什么了?!?br />
    這時那三位散修長老中坐著的那位神情淡漠的說著。

    “走?。?!”

    這位散修長老對著其余兩人說了一聲,他們直接朝著外面走去。

    “哼,這三個老家伙還真當自己是誰?!?br />
    “當初會長在的時候,他們借著會長對他們的偏袒耀武揚威?!?br />
    “如今會長不在了,他們還敢自以為是?!?br />
    一位天級勢力長老冷哼道。

    “沒錯,區區三個散修家伙也配和我們同為隱世修煉會長老?”

    “等到這次會長選定之后,便是廢掉他們的時候?!?br />
    另外一位天級勢力長老冷道。

    “這個先不要說了,我們現在應該關注另外一件事?!?br />
    年紀最大的那位天級勢力長老沉聲道。

    “你說的是陳狂人之子陳玄風的事么?”

    其余幾位長老紛紛說道。

    “沒錯,這個陳玄風今天做的事情,想必大家都有所耳聞?!?br />
    “他已經要變成第二個陳狂人了,一旦他真正成長起來?!?br />
    “說不定便會對我們隱世修煉會和整個隱修一脈造成極大的影響?!?br />
    “而且他身上還有神農醫經的存在?!?br />
    這位年紀最大的老者沉聲道。

    “我聽說刑罰堂堂主也被他給打傷了?!?br />
    “此子的確很不簡單?。?!”

    一位天級勢力長老沉聲道。

    “不管如何,此子不能留?。?!”

    年紀最大的這位隱世長老冷道,其余四人紛紛點頭。

    而在大殿外。

    三位散修長老走在一起。

    “大哥,難道這件事就這么算了?!?br />
    “如今這隱世修煉會一大半的人都投靠他們了?!?br />
    “再這么下去,我們在隱世修煉會將喪失一切權利?!?br />
    兩位散修長老對著他們三人之中實力最強的那位散修長老說著。

    “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找到會長的親傳弟子,讓其成為會長?!?br />
    “這樣我們才能繼續立足于隱世修煉會?!?br />
    “一旦任會長出現,隱衛和隱龍都會出現?!?br />
    “到那時,任憑他們五個再怎么蹦跶也沒用了?!?br />
    這位實力最強的散修長老冷道。

    “大哥說的對?!?br />
    另外兩人紛紛點頭。

    ……

    此時,帝都各大勢力對于今天陳玄風在鑄劍山莊的壯舉都是議論紛紛。

    陳家,陳騰山的庭院之中。

    陳騰山躺在搖椅上,手中抽著一桿煙。

    “義父?!?br />
    陳清歌的身影出現在這。

    “怎么了?”

    陳騰山輕聲說道。

    “義父,我發現小風體內蘊含著一股神秘的魔道之力?!?br />
    “這會不會對他……”

    陳清歌開口說著。

    只是她還沒說完就被陳騰山打斷了。

    “他的成長,我們誰都干預不了?!?br />
    “至于他身上有什么力量,那是他自己的造化,不用擔心?!?br />
    “我現在倒是對我陳家另外一位開啟陳家血脈,還擁有帝星命格的子嗣十分好奇?!?br />
    陳騰山抽了一口煙,輕輕地說著。

    “這個人隱藏的很深?!?br />
    “我到現在都沒找到他的任何蹤跡和線索?!?br />
    “我感覺他在謀劃什么?!?br />
    “此人心思恐怕不正?。?!”

    陳清歌冷漠的說道。

    “看起來清歌你對于你這另外一個外甥并不是很待見啊?!?br />
    陳騰山淡淡的說著。

    “我的外甥只有陳玄風一人,我只認他?。?!”

    “我也不會允許任何人傷害他?。?!”

    陳清歌一臉冰冷的說道。

    “義父,我先告辭了?!?br />
    隨即陳清歌說著直接走了出去。

    這時岳管家端著一壺茶走了過來。

    “老爺,看來清歌小姐對于小風少爺的感情不一般啊,他們不會……”

    岳管家看著陳騰山說著,最后幾個字沒有說出來。

    “清歌不過是我義女,和陳家并無血脈關系?!?br />
    “就算那樣,又有什么關系?。?!”

    “我倒真希望他們關系如你所說?!?br />
    “清歌雖無陳家血脈,卻天賦異稟,擁有九歌玉簡?!?br />
    “而且其體內還擁有那個種族的血脈,未來成就絕對不低?!?br />
    “若是那小子真的拿下了清歌,也算是他撿到大便宜了?!?br />
    陳騰山輕笑著。
微信關注:xxxxxx掃描二維碼關注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可以使用鍵盤快捷翻頁,上一張(←),下一章(→)

相關推薦:都市主宰神醫無彈窗廣告,都市主宰神醫txt下載,都市主宰神醫

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