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峰回路轉

作者:Monkey | 發布時間:2018-06-05 20:55 |字數:13346

      又是半個月過去了,一點辦法也沒想出來,侯龍濤天天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栋?雅+小+說+網 手#機閱#讀 ayaxs.co而且許總每次見到他,都要找點茬訓他,更是讓他相信,這個女人會毫不猶豫的將自己送進監獄。中午獨自一人來到國貿邊上的“金湖”茶餐廳,要了一份午餐,找了張空桌坐下,還真是沒什么食欲,愁啊?!班?,濤哥,一個人啊?!庇腥嗽谒磉呑讼聛?。抬頭一看,是國貿保安部的匡飛。

    匡飛只有十九歲,能在國貿當保安,靠侯龍濤的推薦。侯、匡兩家是十幾年的鄰,匡母是一個公園賣門票的。侯龍濤時侯經常被她帶著在那公園里免費游玩,所以一直記著她的好兒。

    匡飛上初中時經常被高年級的幾個痞子欺負,侯龍濤和龍帶著幾個人幫他充了一次門面,就再也沒人敢在學校里惹他了。本以為做了件好事,沒想到子一下抖了起來,成了學校里的大哥,學習直線下降,只考了個技校。畢業后也沒找到正經工作,在社會上閑逛了兩年。

    這次侯龍濤回來后,請保安部的幾個頭吃了幾頓飯,混熟了之后,就把匡飛塞進了國貿??镲w簡直是把他當神一樣崇拜了,對他的話言出計從,成了忠實的手下?!皾?,想不想聽點葷段子?”匡飛一臉神秘的。無非就是看見了哪個ol的內褲,哪個公司的秘是個波霸一類的事情,侯龍濤還真沒多大興趣,“隨便了,你愿意就吧?!?br />
    “是關于您那個許總的?!薄班??來聽聽?!笨镲w一看自己的主子突然來了興趣,更是急于表功,口沫橫飛的起來:“上星期六輪到我值班,在您那層巡樓時,看到許總的辦公室的門沒關嚴,就過去看了一眼。那個姓鄭的秘正在跟她談話,我看是她們,就問了句好,然后就走了?!薄包c聲?!焙铨垵驍嗨脑??!笆?,是。等我回了大堂,一看記錄,她們倆人進來的時候沒登記。部里有規定,周末來加班的,都得先在大堂簽了名才能上樓。我就拿著登記冊又上去了,想讓她們補一下。這下可讓我看見西洋景了?!?br />
    侯龍濤心想:“看來兩人是有什么不可告饒事被這子看見了,不定能幫我躲過這一劫呢?!薄拔以俚搅宿k公室外的時候,那門已經關上了,我剛要去敲,發現朝走廊的窗戶里的百葉窗,有一頁兒沒完合上。我就想先看看里面有沒有人,這一看,我他媽鼻血差點沒噴出來?!钡疥P鍵處,不由的提高了聲音。

    “噓……”侯龍濤趕快做個手勢提醒他??镲w一縮頭,接著:“那個秘正躺在辦公桌上,揉著兩個露在外面堅挺的nai子,兩條長腿搭在桌子外面。那個平??雌饋砀哔F的很的許總正跪在地上給她舔盤子呢,她的手也沒閑著,一只摳著她秘的laang穴,一手在自己的騷bi里攪動,地下都積了一灘她的浪水了?!钡竭@,匡飛舔了舔嘴唇,好象那淫濫場面就在眼前一樣。

    “許總的窄裙拉在腰上,一條黑色的內褲勒在屁股溝里,那個大白屁股一晃一晃的,真他媽惹火。我當時就想沖進去那娘們兒,可就是沒那膽啊,唉?!敝鴵u了搖頭,一副很可惜的樣子。

    “然后呢?”侯龍濤聽的也有點激動,催促道?!斑^了一會兒,那秘從桌上下來,兩個女的就抱在一起親嘴。那個秘還把許總的內褲從屁縫里拉出來,手指塞進她的屁眼里捅啊捅的。然后許總從她的包里拿出一個黑乎乎的東西,您猜是什么?”

    “是什么?”“是一個雙頭的假ji巴,她還把那玩意夾在自己的兩個大nai子里,用嘴咗呢。我,那兩大肉球,像兩座山一樣,真她媽誘人??赡莻€秘好象不愿意在辦公室里干那事,了幾句。那屋是隔音的,我也聽不見她們什么。兩人又親了一陣就開始整理衣物。我一看沒戲看了,就趕快回到樓下。等了一會,也沒見兩人出來,八成是直接從地下停車場走了?!?br />
    匡飛完,長出一口氣,“怎么樣,濤哥,是不是西洋景?反正我是第一次看兩個女人搞?!薄澳阕硬皇歉液??”“當然不是了,我騙誰也不能騙您啊,我要是胡,就他媽讓我不得好死?!币宦犞髯硬恍?,匡飛急忙對天發誓。

    “這事你還跟誰過?”侯龍濤瞇著眼瞟著他?!皼]有,沒跟別人過,就您一人?!薄昂?,你聽清楚了。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決不能再讓第三個人知道。你又沒有證據,要是萬一傳到了許總耳朵里,她要告你損壞名譽一類的罪,我也保不住你?!薄笆?,是,我知道了?!笨镲w心中慶幸自己的嘴還算嚴,沒到處亂,也慶幸有侯龍濤這么一個大哥……

    躺在床上,手里的香煙冒著白煙,該怎么利用剛得到的信息呢?直接去威脅許如云,別自己沒有任何證據,就算有,也不一定能鎮的祝糊那樣的老江湖。一個不心,還可能偷雞不成蝕把米,逼急了她,只能把事情越弄越糟??磥碇荒芟葟泥嵲铝嵯率?,這個二十四歲的女秘比起許如云來,應該好對付的多??伤齻儍扇丝偸切斡安浑x的,連住都是在一起,怎么才能搞定鄭月玲,而不讓許總起疑呢?還不能讓茹嫣發覺。

    突然想到許總下星期要回美國述職,而下周末公司的體員工都會到湯山的溫泉去旅游。茹嫣因為父親剛做完手術,要照顧他,是不會去的??磥磉@是唯一的機會,也只能拼一下了……

    豪華大車上,鄭月玲一直在和其她幾個秘聊天,都是些女孩子家感興趣的問題,侯龍濤也插不上嘴。又想到了湯山,她一樣會集體行動,自己還是沒機會接近她?!皨尩?,這不是把我往絕路上逼嗎?”真是快煩死了。

    一行人在溫泉要住三日兩夜,第一天本就只有一個下午,幾個女孩子果然是聚在一塊,一起泡溫泉,侯龍濤連話都沒跟她們上。第二天上午,幾個女孩要他跟她們一起打球。侯龍濤故意沒系鞋帶,當他跳起來接一個球后,一腳踩在自己的鞋帶上,向后退出六、七步,狠狠的摔了個屁蹲,逗的幾個秘前仰后合。

    雖然幾個人一起玩的很開心,可對侯龍濤并沒有實質的幫助。他雖強裝笑容,內心卻是越來越急。吃完晚飯,大家都換了泳衣到樓下去游泳,侯龍濤雖沒心情,可也無事可做,就也換了泳褲,準備下樓。當他路過月玲和另一個秘的房間時,門是開著的,月玲正坐在床邊看電視,根本沒換衣服。侯龍濤敲了一下門,“怎么不下去???”“我不想游?!痹铝峄剡^頭來看著他。這一看可讓她有點臉了,平常侯龍濤總是穿著整齊,只能知道他的肩膀很寬,現在他可是只穿著一條泳褲,一身漂亮的肌肉盡露,泳褲里也是鼓鼓囊囊的一團。這讓一個年輕的姑娘看了,怎么能沒有想法呢?

    “為什么不想游?”“不想就是不想唄?!痹铝豳M勁的移開自己的眼光?!罢娴??”侯龍濤也真是沒話找話了?!拔摇也粫?,滿意了嗎?”月玲起話來像個被慣荒大姐。

    這個回答可是出乎意料,本以為是“不方便”一類關于月經的事,沒想到她是個旱鴨子?!澳悄憔鸵粋€人在屋里待著?”“不然還怎么樣???”侯龍濤走了進來,好象無意識的關上了門,又悄悄的上了鎖。

    “我陪你待會吧,一個人多無聊啊?!薄澳呛冒?,咱們干點什么呢?”月玲著就坐上了床,把床邊的地方讓給侯龍濤。月玲穿著一條緊繃的仔褲,就算是坐著,也能看出那被裹的緊緊的圓臀的形狀,一件黑色的吊帶背心包著不大不的,兩個ru頭在上面頂出兩個點,明顯是沒戴胸罩。

    “打會兒牌吧?!焙铨執闷鹱郎系囊桓睋淇?,“敲三家會吧?三十分一結,差一分一百塊?!薄百€錢???我可沒你那么富?!痹铝犭m然工資很高,畢竟是個女孩,這種游戲還是不太適合她。

    侯龍濤也早就料到她的反應了,“那我要贏了,你就讓我親一下;你要贏了,我就讓你親一下?!薄懊赖哪惆?,正反都是你占便宜?!薄澳沁@樣吧,贏的問輸的一個問題,輸的必須得實話?!弊孕胚@個提意不會再被拒絕了,刺探別饒秘密是女饒天性,越年輕越是如此。

    月玲果然答應了,“好,好,那快開始吧?!本蛽淇诉@個東西本身來,運氣是最重要的,只有在牌勢相當的時候,技術才會起作用。侯龍濤第一局就輸了?!肮?,你可不能賴啊?!痹铝岣咝??!澳銌柊??!蹦腥艘桓本趩实臉幼??!澳愕呐笥咽钦l,干什么的?”侯龍濤猶豫了一下,“茹嫣?!薄叭恪沔??那個冷美人?”月玲真是像發現了新大陸,越來越覺的這個游戲好玩了。

    “是啊,可你千萬別跟別人,要不然我可就有麻煩了,你知道公司是有規定的?!焙铨垵p手合十,做出一個作揖的動作?!昂?,你放心,我給你保密?!蓖暧滞嶂^看著他,“你們倆還真是挺配的?!?br />
    接下來兩局,侯龍濤又輸了。被問了兩個很尷尬的問題:和茹嫣發展到什么地步了;何時失去的處模他都如實的回答了。第四局,侯龍濤終于贏了,“哈哈哈,可算輪到我了?!薄皢柊?,問吧?!痹铝釤o所謂的。侯龍濤突然變的嚴肅起來,“為什么許總那么討厭我?”“???這…沒有吧…”女孩沒想到男人會有此一問,一時不知該怎么回答。

    “沒有?是人都能看的出來,要是有人知道為什么,那就是你了。我覺的我有權力知道我哪得罪她了?!薄拔摇薄澳悴粫窍胨Y嚢??你們女孩就是這樣,愿賭不能服輸。算了,反正我也忍煩了,大不了我不干了,直接向總公司告她一狀,非把她也拉上不可?!焙铨垵b作生氣,起來就要走。

    “我…我,可你一定不能去問云姐啊?!薄拔乙灿邪驯谀闶掷锇?,就不怕你嗎?”一看有戲,又坐了下來?!澳銢]得罪過云姐?!痹铝岬椭^,開始講述許如云的故事。

    原來許如云二十二時就曾結過一次婚,本來還算美滿,可兩年后也沒有子訊。找了個中醫一查,她是“宮寒不員,這輩子也不能生孩子。她丈夫為這事就跟她離婚了,許如云沒想到曾經對她海誓山媚男人會如此無情無義,受了很大打擊。

    那以后她就到美國讀,一心撲在學業上,用了八年就拿到了博士學位。進了iic后更是平步青云,一直坐到iic中國總經理的位子,負責整個亞太地區的業務。就在心靈上的傷口漸漸愈合的時候,侯龍濤的出現又讓她想起了絕情的前夫。

    不知是侯龍濤的幸運,還是不幸,他長的很像許如云的前夫,都是高高大大,斯斯的,又留著相同的發形,臉形也是一摸一樣。許如云就不自覺的對他很不友好,還時時找他的麻煩。雖然時間會證明這是侯龍濤的幸運,可現在他可不知道。

    本以為許如云是因為是同性戀才會討厭男人,月玲也會很簡單的出這個原因,沒想到卻是有這么一段歷史。但侯龍濤認為這與自己無關,“那她也不能遷怒于我啊,她公報私仇吧,又算不上?!笨粗腥松鷼獾臉幼?,月玲有點害怕了,“云…云姐她真的是好人,你千萬別報復她啊?!薄皥髲??她是我上司,我怎么報復她?不過倒是你啊,月玲,成了她的犧牲品?!贝嗽捯怀?,月玲更是不知所謂,“我?犧牲品?什么意思?”“你交過幾個男朋友啊,跟幾個男人上過床???”因為一開始女孩問的就是這方面的問題,現在侯龍濤問出來,也就不是顯得太唐突?!拔摇信笥选蠈W時交過兩個…沒…沒上過床…”女孩回答這樣的問題,還是有點扭扭捏捏的。

    “就是啊,白了,你還什么好東西都沒試過呢。她許如云是過來人了,該嘗的甜頭都嘗了,拉著你這樣的姑娘玩同性戀的游戲,她也真狠的下心?!蹦腥擞蒙狭怂臍⑹诛?,成敗就在此一舉了?!澳恪闶裁础裁赐詰佟摇也幻靼住痹铝犭m然極力的否認,但她慌張的神情和不連貫的話語,早就把她出賣了。

    同性戀在大陸并不被大眾所接受,他們的活動仍處于半地下的狀態,在社會上更是遭到冷遇、歧視,甚至是家人也不能容忍他們,所以月玲最開始的慌張和否認也就不足為奇了。(編者話:就我本人而言,對女同性戀的態度是五五開;男同性戀嘛,我是怎么也接受不了,簡直就是惡心加缺心眼。)

    “哼,”男人冷笑一聲,“你不認?你忘了上周六你們在公司里干的好事了?”“你…你別胡…”“好,我胡。前兩天,保安部的人給了我一盤錄像帶,是無意中拍到的,關于咱們公司周末加班人員的,不知該怎么處理,要我拿主意。你看我該怎么處理它呢?”侯龍濤這時已坐到了離月玲很近的地方。

    月玲也想起那天確實是有一個保安上過樓,更是對他的話深信不移了,“你…你想怎么樣?”“你呢?只要姓許的在公司一天,我就沒好日子過,這是我唯一的機會把她拉下馬。和下屬在辦公室里搞同,估計總公司也不會容忍這種事的。要是再讓媒體知道了,別你和那姓許的,就連公司的名譽也保不住?!钡竭@已是咬牙切齒了。

    月玲大學一畢業就進了iic,一直受到許如云的照顧。許如云三十五歲生日時,月玲在她家喝的爛醉,第二天一早才發現和許如云兩個人光著屁股躺在一張床上,yin道里還插著一根假yang具。從那以后,兩人就一直保持著這種不正常的關系。月玲從沒跟男人睡過,也就沒覺出有什不好來,最近還搬去和許如云一起住。她的人生可謂是一帆風順,從沒遇到過什么麻煩和挫折,在家有父母疼,在學校里因為長的漂亮,也是男生追逐的對象,等工作了,又有許如云像姐姐一樣寵著。今天被侯龍濤一嚇,完不知道該怎么應對,“嗚嗚”的哭了起來。

    本以為這個女人跟著許如云這么多年,怎么也該學的精一點,沒想到她只不過是一只被慣荒金絲雀,離開主人,就毫無自衛能力了,一嚇就軟。侯龍濤剛想好的一大套威脅的話都用不上了??粗铝犭p手抱腿,把臉埋在膝頭間哭泣的樣子,是該由臉變白臉的時候了。

    侯龍濤坐的更近了,摟住女人輕抖的肩膀,用極溫柔的聲音:“我要對付的只有姓許的一個人,這次把你牽連進來,真的不是我的本意。許如云她受過傷害,對男人不信任,我還能理解??赡阌帜贻p又漂亮,別沒吃過男饒虧,就連男饒好處都沒享受過,怎么就甘心和她做那種為人不齒的事呢?”

    & 你現在所看的《金鱗豈是池中物》 金鱗豈是池中物|第七章 峰回路轉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請百度搜:() 進去后再搜:金鱗豈是池中物

    免費小說,無彈窗小說網,txt下載,請記住螞蟻閱讀網www.mayitxt.com
微信關注:xxxxxx掃描二維碼關注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可以使用鍵盤快捷翻頁,上一張(←),下一章(→)

相關推薦:金鱗豈是池中物無彈窗廣告,金鱗豈是池中物txt下載,金鱗豈是池中物

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