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九章 喧囂的96年尾聲

作者:吹個大氣球9 | 發布時間:2020-01-12 15:54 |字數:3949

    迅雷不及掩耳的股災,在過年前兩個月,毀掉了數百萬戶家庭原本富足安寧的生活。

    滬證指數從周一的3700多點,跌到周五的1200多點,過去半年吃進去的東西,全都連本帶利地吐了出來,全國各地每天都有不好的消息傳來,但各地報紙上一概不刊登。

    早已抽身事外的林淼,重生以來第一次站在觀察者的角度,冷靜仔細地近距離地觀看了這場影響力巨大的社會事件。在親眼目睹一幕幕人間慘劇的同時,他的第一反應居然是思考了這場社會事件為什么沒演變成社會動蕩的原因。而因為親身經歷,他觀察到的原因也和社科局的分析貼得很近,概括起來,主要應該是三點。

    第一是這一年全中國值得被收割的人群,以及在實際操作中被收割的人口數量,畢竟只有不到總人口的百分之一。對這部分人來說,損失當然嚴重,但換個角度去看獲利的人數,這群在股市中大撈一筆的人,人數其實也并不少。估算起來,大概也能有個千分之一。

    平均下來,相當于一個新中產或者一個特權階級份子,一口吃下十個新中產的半數家產,從而導致的實際結果是短時間內社會財富總量沒變,只是貧富差距又在某個較高維度上被拉大。而對剩余99%的根本從頭到尾沒參與這件事的不符合被收割條件的人來說,生活對他們來說,沒發生任何改變。照樣該吃苦吃苦,該受罪受罪。

    簡而言之,就是社會階級結構依然穩定。上層通過這一輪收割越發加強了自身的力量,一部分新中產被打落原地后,也不再具備擾亂社會的力量,下層根基不變,自然就穩如泰山。

    第二是這部分人看似數量眾多,但分散到全國數百個經濟較發達的城市,平均下來每個地方直接受影響的,也就多則一二十萬人,少則不到一萬人。再細分到一個縣乃至一個鄉鎮,最多也就只剩千把人的規模了。具體到西城街道來說,這回掛在股市里的散戶,估計也就一兩千個,而作為對比,單是湖濱路后巷的棚戶區里,居住人口就遠不止這個數。

    所以面對這點指甲蓋大的受災規模,而且還是在絕大多數人眼里“活該被套”的情況下,已經分管主持西城街道經濟工作的嚴曉海副主任,在經過自己縝密的分析后認定,根本連啟動維穩應急預案的必要都沒有。只要這群人不跳樓、不燒炭、不臥軌,那就萬事大吉。

    最后一個原因,則是絕大多數受災的散戶們在經歷了從期待奇跡發生再到徹底絕望的整個過程后,自己也愿賭服輸地冷靜了下來。心死了,眼淚哭干了,腦子就回來了。

    他們愿賭服輸,從證券交易所的大廳地板上站起來,拍拍屁股上的灰,擦干臉上的淚痕,再聽一首由林淼作曲,由帥波演唱的“心若在,夢就在,只不過是從頭再來”,次日便果斷支起各種早點攤、水果攤,投入到為社會主義事業添磚加瓦的工作中去,不給社會添麻煩,不給老爺添煩惱。畢竟日子還要繼續過,上有老、下有小,怎么能跌倒一次就一蹶不振?

    過兩天老爺們轉頭再給帥波老師頒發一個“杰出社會藝術工作獎”的獎狀,頒獎禮結束后,這一切便雨過天晴。等來年國企大量裁員的時候,這首歌還能唱好多次……

    林淼很安靜地沒有對這件事做任何方面的評論,只是寫了篇小文章,發到了魏軍的郵箱里。

    沒過幾天,國內某核心社科刊物上出現了一篇魏軍個人署名的觀察評論,評論疾言厲色地聲討了“自由市場化傾向”的危害,也讓林淼終于看清了自己所在陣營的立場全貌。

    走姿還是走射的問題,重要嗎?不重要嗎?可以質疑嗎?不可以質疑嗎?

    凡事總該有答案,哪怕不能正面回答,但總有辦法可以講清楚。

    比如用郭鶴齡對林淼就是這么說的:“你們這一代的孩子,將來可能只會看到全面市場化的好處,卻很難意識到它不好的地方。等你們哪天真的吃到苦頭,到時候卻沒人能站出來扭轉這一切,我們從建國之前就為之犧牲和奮斗的事業,也就真的失敗了?!?br />
    一刀扎心,扎得林淼聽完后臉色都有點發白。

    魏軍的文章發表之后,林淼這邊的人就安靜了,對面似乎也因為嚴重理虧而閉上了嘴。

    雙方默契地選擇了安靜,沒有人公然向全社會發問:憑什么有些人沒有付出任何勞動,就憑空攫取了他人一輩子的勞動成果?這真的是我們理想中想要建設的世界嗎?

    但幸好沒人問。大家都很克制,很理智……

    林淼作為紅方的一員卻像藍方一樣占了大便宜的存在,在股災之后,就安靜得像個“全人類共同的乖孫”,除了借帥波的嘴發布了一首《從頭再來》,就沒敢再有任何大動作。在會考將近的當口,林淼把天源文化和小可愛科技的事情,全部交給了郭鳳祥和郭思齊爺兒倆,連聽說公司招了個超級大美人當前臺,也沒去看上一眼。

    進入12月后,他唯一出席的活動,就是陪康知府去湖濱路參加了3號地塊“湖濱購物中心”的落成開業儀式,順便簽署了4號地塊的開發協議。其余時間,不是在刷題,就是在準備刷題,生人勿進的樣子,又讓黃清清和王斌不由自主地聯想起了林淼中考前的樣子。

    話說這半年過得好快,不知不覺,居然高中都讀了快一個學期了……

    12月16、17、18日三天,林淼為求穩妥,只分批參加了計算機、物理和生物三門考試的會考。按道理這么跳著考是絕對不行的,但鑒于林淼的江湖地位,市里特地函詢過省里的意見后,省里說研究一下,然后研究了不到半個小時,廳長大人就親自發了話,此事OK。

    18日下午考完可能這輩子都不會再碰的生物,林淼走出教室,立馬被龐校長和一群老師帶進了辦公室里校對答案,一番驗證下來,眾人長舒一口氣。

    雖說一中的學生參加會考,歷來都是十門課程平均九點幾個A,最多只有在語文這門玄學課程上,會被其他喳喳學校的孩子拉下馬,全班50個人有40多個全部拿A純屬極正常的基本操作,可事情落到林淼頭上,大家就不能不緊張了。

    題目簡單又怎么了?萬一陰溝翻船呢?

    不過好在林淼這回發揮可以,一中的老師們聽完林淼的答案后確認,物理應該是94分,生物是92分,雖然不像老師們期待的拿滿分,不過按曲江省的整體水平,妥妥的兩門都是A,目的也算達到了。至于計算機,在機房里考試的時候,是有電腦老師專門指點現場給答案的,根本不存在拿不到A的可能性——素質教育嘛,素質起來就是這么明目張膽。

    周三考完試后,卸下一點壓力的林淼,馬不停蹄地在周四召開了一場新聞發布會。

    周四晚上,林淼在新開業的“湖濱購物中心”二樓向全社會宣布,東甌市小可愛科技有限公司,推出了人類歷史上第一款中文搜索引擎,對中國互聯網事業發展,具有里程碑式的歷史意義。當晚前來參加新聞發布會的記者們,集體炸了毛。

    聽聽這用的都是什么詞?!

    人類歷史上第一款!互聯網科技!搜索引擎!

    未來高科技??!太特么高逼格了有木有!

    隨后等郭思齊給記者們做了現場演示,眾人才恍然大悟,原來是一款很無聊的軟件系統……

    不過不管怎么樣,用林淼的話來說,這畢竟是“跨時代”的產物。記者們拿了錢,吃了飯,第二天曲江省和京滬兩地的報紙就集體貢獻流量,實打實地替林淼刷了一波廣告。只是市場畢竟不成熟,廣告打出去之后,人們更關心的反倒是林淼本人,注意力并不在產品身上。

    96年年底的中國人,確實還是離互聯網太遙遠了……

    電腦雖然稍微降價了些許,但依然售價超過一萬,普通家庭鮮少有用得起的。

    連基本的硬件條件都沒有,互聯網就更不用說。

    廣告發出去后,藍方選手們突然又蠢蠢欲動,想把股災和林淼的套現二十億聯系起來,幾天后就有不少媒體發出質疑:“難道林淼要拿二十億做這種虛無縹緲的生意?這到底是所謂的未來發展放下你個,還是神童的個人興趣?國人的財富,就該這樣被揮霍掉?”

    質疑的聲音剛出來,第二天莫一師就含恨發出了一篇文章,為這些質疑的聲音背書,同時還說了一些非常別有用心的話:“我國雖然有發展互聯網技術和計算機技術的必要,但在計算機普及和互聯網普及的道路上,仍然有相當多的困難需要克服。以全球該方面技術和應用最普及的美國來看,全美的互聯網使用人數,目前還不足其總人數的5%,國內某科技公司宣稱要在二十年之內讓中國的互聯網使用人數達到總人口的50%以上,可能性近乎為零,是嚴重違背經濟發展規律和社會發展規律的不負責任的說法,如果由此影響到政策制定,將會對中國未來的整體發展,造成不可預知的后果……”

    莫一師的評論彷如檄文,一時間社會上下各種聲討林淼拿二十億亂搞的聲音云集影從。

    林淼很淡定地看著這群眼紅狗狂吠的樣子,看完報紙后,呵呵發笑。

    現在他是真的無所畏懼了,不管這些人怎么喊,反正錢就在他的口袋里,他想怎么花就怎么花,狗子們就算叫破喉嚨也沒有用。更不用說投資這種事,全世界都歡迎他。

    政府支持的事情,你不同意,你算老幾?

    而且換個角度看,這些人叫得越厲害,搜喵網的廣告就做得越持久。他們要是能堅持吵上半年,中國的第一個互聯網時代,絕逼要和搜喵網畫上等號。

    換做二十年后,這筆廣告費就值一百個億!

    1996年的12月份,林淼的耳邊先是哭聲,再到安靜無聲,再到罵聲,時間也如流水劃過。

    12月28日,林淼應京城方面的邀請,動身北上,參加一個所有人都沒料到的頒獎禮。

    1996年度,全國優秀少先隊員頒獎大會……

    沒錯,臭不要臉的淼爺依然沒退隊,而且,又理所當然地得了獎……

    
微信關注:xxxxxx掃描二維碼關注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可以使用鍵盤快捷翻頁,上一張(←),下一章(→)

相關推薦:重生之先聲奪人無彈窗廣告,重生之先聲奪人txt下載,重生之先聲奪人

11选5杀号技巧